学习感想
当前位置: 教学教研 >> 教 学 >> 研究性学习 >> 学习感想

 

千秋诗坛话李白

 祝丽静

 

他有横绝千古的艺术才华,他有潇洒放达的文学风采,他有洒脱不羁的人格气质,他有超脱世俗的人性智慧,他就是李白——一代诗仙。千百年来,他以其独特的人格力量和个性魅力让后世倾慕不已。

一、 狂热自负、高度自信

李白自负有"黄河西来决昆仑,咆哮万里触龙门"的雄气,坚信能"申管晏之谈,谋帝王之术,奋其智能,愿为辅弼",定会名动万乘之主,获取卿相之位。正是因为对自己才能的自信,在入仕道路上,李白不愿与其他文士那样,卑躬屈膝,奔走于势要之门,求得举荐,去走科举的道路。他选择以名士而入仕的道路,希望像吕尚、管仲、诸葛亮等人那样,得到他人的赏识与推荐,风云骤起,一展抱负。果然,李白受到玄宗的眷顾被征召入京。

翻开李白的诗篇,“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这一行行诗句无不显示了诗人高度自信、奋发进取的精神风貌。

二、 热情豪放、慷慨大气

 作为诗人,李白有着黄河一般汹涌奔腾的热情。“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他好美酒,好功名,好任侠,好英雄,这些无不是他热情豪放性格的体现。这股热情在李白的胸中澎湃激荡着,一旦奔涌而出,便是一组组流光溢彩的华章妙句。它时而化作豪放洒脱的呼告“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时而化作慷慨大气的宣言“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这种热情与豪放,使李白的诗歌拥有了一种奔涌激荡的宏大气势。他写明月是"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他写黄河是“黄河落天走东海,万里写入胸怀间”;他写瀑布是“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就连写抽象的愁,也是“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十分有气势。

这位伟大的诗人用诗笔丰富了大唐的山水。他大笔横扫,狂飙突进。于是,洞庭烟波、赤壁风云、蜀道猿啼、浩荡江河,全都一下子飞扬起来。在诗中,诗人灵动飞扬,豪气纵横,像天上的云气;他神游八极,自由驰骋,像原野上奔驰的骏马。在诗里,诗人一扫世俗的尘埃,完全恢复了他仙人的姿态,上穷碧落下黄泉。他的浪漫、癫狂、爱恨情仇,寂寞与痛苦、梦与醒,他的豪气义气,他的漂泊,全都达于极端。

三、 傲岸不羁、蔑视权贵

在中国古代的诗人中,李白是很有骨气的一个。他一生不以功名显露,却高自期许,以布衣之身而藐视权贵,以大胆反抗的姿态,推进了盛唐文化中的英雄主义精神。他看不起巧言令色、阿谀奉承而平步青云之徒。尽管他热烈地向往功名,但他也有自己的原则,那就是必须保持自己独立的人格和尊严,否则,他宁愿放弃,也决不接受“嗟来之食”。他生就一副傲骨,决不在人前卑躬屈膝。他不屈己、不干人平交王侯,与王公权贵平起平坐。正如他在诗中所说:“昔在长安醉花柳,五侯七贵同杯酒。气岸遥凌豪士前,风流肯落他人后!”,“钟鼓馔玉不足贵, 但愿长醉不复醒”。他深深憎恶"群沙秽明珠,众草凌芳孤"的黑暗现实,对横行跋扈的权贵和趋炎附势的小人强烈愤慨,“奸臣欲窃位,树党自相群”。在供奉翰林期间,他敢于叫高力士脱靴,让杨国忠研墨;他甚至“自称臣是酒中仙,天子呼来不上船”,"戏万乘若僚友,视俦列如草芥"而随着对高层权力集团实际情况的了解,他进一步揭示了布衣和权贵的对立:珠玉买歌笑,糟糠养贤才。因此当被权贵排挤时,他更是愤怒地宣称“松柏本孤直,难为桃李颜”,“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发出了最响亮的呼声,表现出决不屈服的铮铮铁骨。

李白正是靠诗歌来排解郁结胸中的不平之气。天宝三年春,怀着无限惆怅失落和郁闷难抑的苦楚,李白傲然离开长安!

四、 乐观旷达、天真烂漫

李白乐观旷达,他的诗往往于旷放中洋溢着童真般的情趣,如:两人对酌山花开,一杯一杯复一杯。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袖长管催欲轻举,汉中太守醉起舞。手持锦袍覆我身,我醉横眠枕其股。生活如同馥郁的浓酒使诗人心醉,这当然不是说生活中没有悲哀和痛苦,但诗人的乐观精神足以使他超越和战胜忧患意识,所谓人生达命岂暇愁?且饮美酒登高楼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就是他旷达心态的写照。

李白的性格中还有极其天真烂漫的一面。其中最好的体现就是他的爱月情怀。李白爱月,他以月入诗的名句不胜枚举:“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雁引愁心去,山衔好月来”,“且就洞庭赊月色,将船买酒白云边”。如此奇特的想象,皆来自一片天真烂漫的情怀。他甚至把月当成朋友和知音,和月亮真诚地交流:“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我寄愁心与明月,随君直到夜郎西”。这种天真烂漫的情怀,让李白的诗句具有了一种清水芙蓉般明丽清新的美。

李白就是这样的一个诗人。他那浓烈奔放的情感,自由狂傲的性格,纯真爽朗的个性,豪放飘逸的诗风,变幻莫测的想像,清新明丽的语言,在中华民族的千秋诗坛上,永放光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