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论文
当前位置: 教学教研 >> 教 研 >> 优秀论文
大学生学业情绪问卷的编制
编辑时间:  2013/11/7
编者按:此文发表于核心期刊《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2011,19(2):175-177页。该刊属国家科技部《中国科技论文统计源期刊(中国科技核心期刊)》,是《中国学术期刊综合评价数据库》,《中国人文社会科学引文数据库》和《中国生物科学引文数据库》的来源期刊,美国心理学会主办的《Psychological Abstracts》和《PsycINFO Database》定期收录该刊发表论文的英文摘要,曾被中国科协评为优秀科技期刊。现转载此文,以飨读者。为鹰潭一中同仁实现专家型教师抛砖引玉,望诸位能多写论文、多发论文、多发好论文。




 

大学生学业情绪问卷的编制
徐先彩1, 龚少英2
(1江西省鹰潭一中,鹰潭,335000)(2华中师范大学心理学院,武汉,430079)

 
【摘 要】 目的:编制一份能有效测量大学生学业情绪的问卷。方法:随机抽取1125 名大二大三学生为被试,进行开放式问卷调查、初始问卷的预测和正式施测,编制了大学生学业情绪问卷。结果:运用结构方程模型对问卷进行验证性因素分析,四个分量表的各项模型拟合都达到了可以接受的标准,各个项目的标准化载荷也达到了显著性水平,这说明该问卷具有较高的结构效度。采用克隆巴赫一致性系数与分半信度考察各个分量表的信度情况,各个分问卷的信度水平都达到0.80以上的标准。结论:本研究编制的大学生学业情绪问卷是一个信效度较好的测评工具。

【关键词】 大学生;学业情绪;问卷编制

Development an Academic Emotions Questionnaire for College Student

XU Xian-cai1, 2 GONG Shao-ying1
(1School of Psychology, Huazhong Normal University; Wuhan, 430079) (2 Yingtan No.1 High Shool in Jiangxi; Yingtan, 335000)

【Abstract】objective: The research tried to create a questionnaire with which we can measure effectively and investigate features of the academic emotions in college students. Method: 1125 sophomore and junior were tested by open questionnaire, preliminary questionnaire and formal questionnaire to develop the questionnaire. Results: The results showed that the coefficients of homogeneity and split reliability were high. The construct validity was satisfactory. Conclusion: The questionnaire was a useful tool to measure the academic emotions of college students.

【Key words】College students; Academic emotions; The development of a questionnaire

    学业情绪(academic emotions)的概念是由Pekrun等人在2002年提出的[1]。它是指在教学或学习过程中,与学生学业相关的各种情绪体验,包括高兴、厌倦、失望、焦虑、气愤等[2]。

    学业情绪与学生的学习过程密切相关,对学生的影响非常广泛。许多研究发现,一方面,学业情绪可以影响和调节学生的认知加工过程。积极情绪和任务不相关的思考负相关,而消极情绪与之正相关[1]。学生的状态焦虑对其创造性也有显著性影响[3]。学业情绪还影响学习不良青少年的选择性注意和持续性注意 [4]。另一方面,学业情绪影响学生的学习动机、学习策略的使用和学习兴趣。积极情绪可以提高学生的阅读兴趣[5],促进学生更灵活的创造性的使用学习策略[1],并有利于培养学生的内部动机[6]。情绪与大学生的拖延行为也显著相关 [7]。这些研究表明,学业情绪具有非常重要的研究意义。但国内关于大学生学业情绪的研究仅仅关注学业倦怠、考试焦虑等少数消极情绪,很少有研究者全面的多维的考察大学生学业情绪。

    对于学业情绪的维度,在过去大多数的研究中,学者们通常只采用愉悦度(Valence)将情绪划分为积极与消极两类。实际上,除了愉悦度以外,对情绪的划分还有很多维度,如,定向(object focus)、唤醒度(activation)、持续时间(duration)等。Pekrun等人[1]将唤醒度加入到了学业情绪的分类中,将学业情绪分为积极高唤醒情绪、积极低唤醒情绪、消极高唤醒情绪、消极低唤醒情绪。情绪唤醒度的高低对认知操作成绩的影响是不同的[8]。Pekrun等人[9]又把愉悦度和定向结合起来,将学业情绪分为积极活动定向情绪、消极活动定向情绪、积极结果(预期、经验)定向情绪、消极结果(预期、经验)定向情绪。学生关注对象的不同,会促使他们制定不同的学习目标,采用不同的学习策略,进而影响他们的学业成绩。在本研究中,我们将按愉悦度和定向把学业情绪分为积极活动定向情绪、消极活动定向情绪、积极结果定向情绪、消极结果定向情绪。

    在实际的研究中,探讨大学生学业情绪的结构并开发有效的学业情绪测评工具是学业情绪这一研究领域中的重要问题。但目前,针对大学生学业情绪所开发的测评工具还不是很多,虽然Pekrun 等人[1]编制了学业情绪量表(Academic Emotions Questionnaire, AEQ),国内董妍和俞国良[7]编制了青少年学业情绪问卷,马惠霞[10]根据Pekrun等人的学业情绪理论编制了大学生一般学业情绪问卷。但是,Pekrun等人编制的问卷是以德国大学生为被试的,而董妍和俞国良编制的问卷是以初中生和高中生为被试的,马惠霞编制的问卷虽然是以我国大学生为被试,但她在编制问卷时没有探查大学生学业情绪的具体种类,而是直接根据Pekrun等人的学业情绪理论而设定的。因此,本研究的目的就是要编制一个大学生学业情绪问卷并对其进行信效度检验,以便为大学生学业情绪的测评提供全面有效的工具。

1 对象与方法

1.1 项目编写

    问卷项目的搜集和编写工作主要通过两种途径进行。一是文献检索,收集国内外有关学业或学习的情绪问卷。二是开放性问卷调查分析的结果。为了了解大学生学业情绪的基本结构,本研究在查阅相关文献的基础上编制了大学生学业情绪开放式问卷,此问卷包括5个题目:(1)你在学习的过程当中(包括课堂上、课后自己的学习以及考试中),会体验到哪些情绪?请对三种情境分别举例说明。(2)这些情绪产生的原因是什么?每种情绪产生的原因可能有多种,请分别对每种情绪进行说明。(3)这些情绪引发之后,会对你产生一些什么样的影响?(4)当你在学习中产生了消极情绪的时候(如,焦虑,厌倦等),你通常会怎样处理?(5)请你回忆在大学学习过程中一个典型的学习情境。在这个情境当中,你体验到哪些情绪?这些情绪产生之后,对你有哪些影响?从武汉三所高校抽取205名大学生进行调查,剔除没有按照要求填写的问卷,共得到有效问卷192份,其中大学二年级108人,三年级84人,他们是医学、理科、文科、工科中两个年级不同学科学生,其中男生63名,女生129名。对回收的问卷进行编码分析,编写问卷项目。结合两个方面,初步编制的四个分问卷的基本情况如下:积极活动定向学业情绪分问卷26个项目;积极结果定向学业情绪分问卷8个项目;消极活动定向学业情绪分问卷28个项目;消极结果定向学业情绪分问卷27个项目。问卷采用5点计分方式,从从来没有到总是如此,依次记1~5分。

1.2 问卷预测

    为了考察问卷结构的合理性和项目的适应性,本研究首先对问卷进行预测。预测被试来自武汉四所高校不同专业的大二大三学生,共抽取420名被试,回收有效问卷406份。其中大二男生62名,大二女生111名,大三男生125名,大三女生108名。删改后保留49个项目。再次与学生交流访谈,根据学生的反馈信息,增加2个条目(大多数学生反馈的学业情绪体验),其中,消极活动定向学业情绪分问卷中加入了1道题目,为烦躁维度的,即“学习时,我容易心烦意乱。”在消极结果定向学业情绪分问卷中加入了1道题目,为焦虑维度的,即“考试前我会紧张不安”,形成学业情绪的正式问卷(共51个项目)。

1.3 问卷正式施测

    用于问卷正式施测的被试为武汉四所高校不同学科的500名大二大三学生,回收有效问卷453份。其中,大二男生101名,大二女生111名,大三男生124名,大三女生117名。

    全部测试均采用集体施测,以纸笔方式进行,运用SPSS 11.5与Lisrel8.53进行数据处理。

2 结果

2.1 开放式问卷分析结果

    对回收的问卷进行人工编码,探查大学生学业情绪的种类、具体表现并计算每种情绪出现的频次,结果见表1。根据开放式问卷定性分析结果,选取超过10%人数的具体情绪(高兴、焦虑、厌倦、烦躁、成就感、沮丧、轻松、平静、生气、羞愧),根据Pekrun等人(2006)的研究,我们对具体学业情绪进行了分类,积极活动定向学业情绪分问卷包括高兴、轻松、平静;积极结果定向学业情绪分问卷包括成就感;消极活动定向学业情绪分问卷包括厌倦、生气、烦躁;消极结果定向学业情绪分问卷包括羞愧、焦虑和沮丧。

表1 大学生学业情绪的种类

 高兴 焦虑  厌倦 烦躁 成就感 沮丧 轻松 平静
 次数 132    132 89 75 54 49 47 42
 百分比%  68.75  68.75  46.35 39.06 28.13 25.52 24.48  21.88
生气 羞愧 失望 厌恶 惊奇 希望 无奈
次数 26 24 17 15 9 6 4
百分比% 13.54 12.50 8.85  7.81 4.69 3.13 2.08

2.2 项目分析

    以各个分问卷总分最高的27%为高分组,总分最低的27%为低分组,进行独立样本的T检验,将差异没有达到显著水平的题目剔除。计算每个题目与总分之间的相关,将相关小于0.3的题目剔除。项目分析删除3个题目,其中,积极活动定向删除2个题目;消极活动定向删除1个题目。

2.3 预测问卷的探索性因素分析

    对四个分问卷分别进行球形Bartlett检验,结果均显著(p<0.001,kmo值均大于0.89),表示都适合进行因素分析。采用主成分分析法对各问卷进行初步分析,结果发现:
积极活动定向分问卷中,特征值大于1的因素有6个,进行极大方差旋转后发现,其中有负荷小于0.4和双重负荷的项目9个,将这些项目删除之后,对剩余的项目再次进行因素分析,发现特征值大于1的因素有3个,可解释的方差累积贡献率为50.59%,进行极大方差旋转后的各项目负荷均在0.51以上。根据探索性因素分析的结果可以将积极活动定向学业情绪分问卷分为三个维度,根据每个维度所包含的项目可对其命名。因子一:高兴,包含5个项目;因子二:轻松,包含6个项目;因子三:自主感,包含4个项目。
积极结果定向分问卷中,特征值大于1的因素有1个,可解释的方差累积贡献率为49.73%,各项目负荷均在0.6以上。根据探索性因素分析的结果可以将积极结果定向学业情绪命名为成就感。

    消极活动定向分问卷中,特征值大于1的因素有5个,进行极大方差旋转后发现,其中有负荷小于0.4和双重负荷的项目13个,将这些项目删除之后,对剩余的14个项目再次进行因素分析,发现特征值大于1的因素有3个,可解释的方差累积贡献率为54.82%,进行极大方差旋转后的各项目负荷均在0.5以上。根据探索性因素分析的结果可以将消极活动定向学业情绪分问卷分为三个维度,根据每个维度所包含的项目可对其命名。因子一:厌倦,包含6个项目;因子二:不满,包含5个项目;因子三:烦躁,包含3个项目。
消极结果定向分问卷中,特征值大于1的因素有5个,进行极大方差旋转,旋转后发现,其中有负荷小于0.4和双重负荷的项目15个,将这些项目删除之后,对剩余的12个项目再次进行因素分析,发现特征值大于1的因素有3个,可解释的方差累积贡献率为52.06%,进行极大方差旋转后的各项目负荷均在0.52以上。根据探索性因素分析的结果可以将消极结果定向学业情绪分问卷分为三个维度,根据每个维度所包含的项目可对其命名。因子一:羞愧,包含5个项目;因子二:焦虑,包含3个项目;因子三:沮丧,包含4个项目。

2.4正式问卷的验证性因素分析

   在积极结果定向分问卷中,删除T14(由于项目t14及其误差e14与其他因素、项目、误差的修正指数MI累计值相对较大,故首先删除)后,模型的拟合指数达到可以接受的标准,各分问卷的模型拟合指数见表2,各项目的因素标准化载荷均达到了0.4以上。

表2 正式大学生学业情绪问卷验证性因素分析模型整体拟合指数
拟合指数 χ2 df χ2/df GFI NFI NNFI CFI IFI RFI AGFI RMSEA
积极活动定向 215.57 87 2.48 0.94 0.89 0.91 0.93 0.93 0.86 0.92 0.057
积极结果定向 修正前 87.72 20 4.39 0.95 0.93 0.92 0.95 0.95 0.90 0.92 0.087
修正后 47.41 14 3.39 0.97 0.96 0.95 0.97 0.97 0.94 0.94 0.073
消极活动定向 255.97 87 2.94 0.93 0.89 0.91 0.92 0.92 0.86 0.90 0.066
消极结果定向 176.85 62 2.85 0.94 0.88 0.90 0.92 0.92 0.85 0.92 0.064

2.5各分问卷的信度 

    学业情绪四个分问卷的克隆巴赫(Cronbachα)一致性系数分别为:0.84;0.84;0.85;0.83,分半信度分别为:0.84;0.80;0.81;0.82。分问卷各维度的克隆巴赫(Cronbachα)一致性系数和分半信度系数见表3。

表3 分问卷各维度的α系数和分半信度系数
积极活动 积极结果 消极活动 消极结果
高兴 轻松 自主 成就感 厌倦 不满 烦躁 羞愧 焦虑 沮丧
α系数 0.82 0.73 0.72 0.84 0.86 0.70 0.71 0.74 0.74 0.69
分半信度 0.82 0.75 0.72 0.80 0.86 0.70 0.72 0.75 0.71 0.68

3 讨论

    本研究参考相关量表,结合大学生的实际,严格按照心理测量学编制问卷的标准程序,编制了一份适合于大学生的学业情绪问卷。通过对问卷的克隆巴赫一致性系数、分半信度、结构效度的检验,表明大学生学业情绪问卷具有较好的理论构想、良好的信效度指标。

    在问卷的编制过程中,我们首先查阅文献资料,编制了开放式问卷,初步探查大学生学业情绪的结构特点。由于传统的情绪二维划分方式不能揭示情绪之间质的差异,本研究结合开放式问卷调查的结果以及Pekrun等人的理论和研究结果,将大学生学业情绪按照愉悦度和定向划分为积极活动定向学业情绪、积极结果定向学业情绪、消极活动定向学业情绪、消极结果定向学业情绪四个维度。从本研究的结果来看,证明了这种学业情绪二维结构的存在,并且每类情绪具有不同的具体情绪种类。积极活动定向学业情绪主要有高兴、轻松、自主感等具体情绪种类;积极结果定向学业情绪主要包括成就感这类情绪;消极活动定向学业情绪包括厌倦、不满、生气等具体情绪种类;消极结果定向学业情绪包括焦虑、羞愧、沮丧等具体情绪种类。同时也可以看出,积极活动定向的学业情绪种类要多于积极结果定向的情绪种类,而且与中小学生情绪相比,自主感也成为了一种很重要的情绪体验,这可能是随着大学生自主性的发展以及学习方式的转变而带来的变化。可见,大学生有丰富的学业情绪体验,这与Pekrun等人[1]的研究结果是一致的。

    初始问卷所包含的89个项目,是在参考同类研究的测量工具以及对开放式问卷的质的分析的基础上形成的,这样就使本问卷具有较好的结构效度。然后,利用初始问卷对420名大学生进行施测,通过项目分析和探索性因素分析,形成了大学生学业情绪的正式问卷,对各个分量表的主成分分析,进一步确定了大学生学业情绪的结构。为了验证该问卷的信度和效度,利用正式问卷再次对500名大学生进行施测,运用结构方程模型验证问卷维度的拟合程度,结果表明,四个分量表的各项模型拟合都达到了可以接受的标准,各个项目的标准化载荷也达到了显著性水平,这说明该问卷具有较高的结构效度。采用克隆巴赫一致性系数与分半信度考察各个分量表的信度情况,结果表明,各个分问卷的信度水平都达到0.80以上的标准,这说明本研究编制的大学生学业情绪问卷是一个信效度较好的测评工具。

    Efklides[11]指出,学业情绪具有情境性。马惠霞和张泽民也指出,大学生学业情绪可具体化为课程特异学业情绪和情境特异学业情绪[12]。不同的学生在不同的学习情境下会产生不同的学业情绪。学业情绪会受到学习任务及其要求的影响,而且在特定情境下,学生过去那些与情境相似的经验会被唤起,从而唤起不同的情绪体验[13]。Pekrun等人在编制学业情绪量表的过程中,也分别编制了与学习相关的学业情绪问卷、与课堂相关的学业情绪问卷和与考试相关的学业情绪问卷[1],但本研究没有分情境编制问卷,而是编制的大学生一般性学业情绪问卷,这也是本研究的一个局限,以后可以进一步的对此进行研究。

参考文献
1 Pekrun R, Gortz T, Titz W, et al. Academic emotions in students’ self-regulated learning and achievement: A program of qualitative and quantitative research. Educational Psychologist, 2002, 37(2): 91–105.
2 俞国良,董妍.学业情绪研究及其对学生发展的意义. 教育研究, 2005, 10: 39–43.
3 卢家楣,贺雯,等.焦虑对学生创造性的影响.心理学报, 2005,37 (6): 791-796.
4 俞国良, 董妍. 情绪对学习不良青少年选择性注意和持续性注意的影响. 心理学报, 2007, 39(4): 679–687.
5 Ainley, M., Corrigan, M., & Richardson, N. Students, tasks, and emotions: Identifying the contribution of emotions to students’ reading of popular culture and popular science texts. Learning and Instruction, 2005, 15: 433–447.
6 Isen. A. M., & Reeve. J. The influence of positive affect on intrinsic and extrinsic motivation: facilitating enjoyment of play, responsible work behavior, and self-control. Motivation and Emotion, 2005, 2(4): 297-325.
7 程素萍,李敏,张睆. 大学生拖延行为与元认知和情绪的关系.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
2010, 18(2): 238-240.
8 董妍, 俞国良. 青少年学业情绪问卷的编制及应用. 心理学报, 2007, 39(5): 852–860.
9 Pekrun, R., Elliot, A. J., & Maier, M. A.. Achievement goals and discrete emotions: A theoretical model and prospective test. Journal of Educational Psychology, 2006, 98: 583–597.
10 马惠霞.大学生一般学业情绪问卷的编制.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2008, 16: 594-597.
11 Efklides, A.. Emotional experiences during learning: multiple, situated and dynamic. Learning and Instruction, 2005, 15: 377–380.
12 马惠霞,张泽民.大学生学业情绪成套问卷编制的理论构想. 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 2010, 18(1): 34-36.
13 徐先彩,龚少英. 学业情绪及其影响因素. 心理科学进展, 2009, 17(1): 92-97.